中国黑客访谈实录之——chinaeagle
发表时间:2011-08-03 作者: 来源: 收藏本页

本文转载自网络
网名:我是老鹰
曾用名:chinaeagle、中国鹰派
真名:万涛
性别:男
籍贯:江西
年纪:奔三超频
婚姻:个人隐私
工作单位:IBM
职务:高级安全顾问,中国鹰派联盟网站长
毕业院校:北京北方交通大学
个人事迹:万涛1993年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。但他的电脑知识基本上是自学而来的。“在大学里,我对电脑非常着迷,经常到机房里去蹭机子。”
就是那时候,他饶有兴味地自学了被认为最枯燥无味却最有用的汇编语言。“大学后两年,我基本上没怎么认真上课,只是在开学或期末的时候才到教室里去。”
虽然知道电脑会是他未来的选择,但与病毒打上交道却纯属偶然。
“那时没有互联网,在机房里拷贝磁盘,经常会发生病毒感染。”他发现,只要将病毒的源代码搞到手,运用掌握的汇编语言,很容易就可以弄明白病毒传播的机理,并找到克治的办法。就这样他的兴趣就转移到研究病毒上面来了
他编写过很多实验用的测试病毒程序。有一年假期他回到南昌,在妈妈单位的机房里,看到过一个他写的病毒,“可能是在公众机房的交流中无意泄露而流传过来的。”
大三的时候,他曾经编写过一个有恶作剧味道的病毒,叫做FormatVirus。当用户从电脑里保存文件时,如果时间超过两秒钟,计算机就会重新启动。在学校的机房里,每当他看到别人在那里唠叨“怎么搞的,又重新启动了”时,心里又兴奋又紧张,同时也有点后怕。
1992年,国内某知名防病毒公司推出病毒卡,号称能预防未知病毒。里面有一个文件保护开关,当可执行文件被改写时,就会被认为是可疑的病毒行为而报警。当时觉得很不服气,“对文件进行改名是最普通的事情,它不可能连改名都认为是病毒!我要证明这些卡都是‘废卡’。”
他在装有该病毒卡的机子上,先将一些可执行文件改为另一个特殊名字,然后进行病毒感染,存盘之后,再将文件的名字改回来。“就这么简单就绕过了。可惜当时没有互联网,要不这事情就不得了。”
那家公司后来改做杀毒软件。
直到现在,他还保持着对病毒的兴趣,每当有新的病毒出现的时候,他都会将其收集起来。
早在1997年,在纪念抗日战争爆发60周年时,他就参与了中国黑客向日本官方站点(如首相官邸)的电子邮箱投放“炸弹”的行动。
这是中国黑客最早的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行动。此后还有诸如1998年针对印尼,1999年针对美国、台湾地区,2000年初针对日本的行动。
陈水扁发表“就职演说”后,中国鹰派组织网上战友发动“反**”战役,他们发现“水莲会”网站的图片目录可写,于是就在其主页“总统”致辞的位置上贴上了五星红旗。
“水莲会”的人很快发现了自己网站首页上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,他们马上找来了网络工程师,但折腾了半天,也没有发现症结所在,只好恢复了事。但是不久,他们又发现,泳装打扮的吕秀莲出现在了《花花公子》的封面上,“水莲会”最后只好关闭网站。
5月1日,他在网上发表了一封致美国总统布什的公开信。在这封模仿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·路德·金的著名演说《我有一个梦想》的信中,他指出:中国的下一代,许多人都在吃肯德基、麦当劳以及看好莱坞影片中长大,正当前辈们为此而忧心忡忡的时候,把他们敲醒的却是美国自己。
“我并不主张那种狭隘、极端的民族主义,我们追求民族间的和平、和睦相处,但是前提要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,要保证我们自己民族本身的利益。”

 1/8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下一篇:返回列表
 
 
闽ICP备09015648号版权所有©2010-2011 CnSenHistor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